關 鍵 字: 分 類: 搜索范圍:  
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國內垃圾焚燒廠接軌國際 訪“廣東嘗試”信心增

字號:   

國內垃圾焚燒廠接軌國際 訪“廣東嘗試”信心增

作者:不詳來源:中國環保在線 瀏覽次數: 日期:2014-07-23

摘要:

導讀:廣東省在推動垃圾焚燒處理的探索和實踐,呈現出了讓垃圾“脫胎換骨”的本土經驗。可以發現,國內垃圾焚燒廠各方面都與國-際先進水平無異。  國內垃圾焚燒廠接軌國-際 訪“廣東嘗試”信心增      

 
從新加坡到廣東,我們看到的不僅是“花園城市”是如何處理生活垃圾的,也讓我們通過比照發現:國內垃圾焚燒廠無論從焚燒技術、管理水平,還是排放標準、實時監管等方面,都與國-際先進水平無異。      
 
由于兩地環境和國情不同,這也決定了同樣的問題擺在不同的地方可能產生不同的影響和效應。筆者走訪了廣東省內多個建成在運行的垃圾焚燒項目,發現廣東在推動垃圾焚燒處理的探索和實踐,呈現出了讓垃圾“脫胎換骨”的本土經驗。      
 
據了解,全省現共建成啟用生活垃圾焚燒廠23座,仍有22個地級以上市未建有焚燒廠。垃圾焚燒這一在國-際上成熟的垃圾處理方式的普及仍需時日。   
 
環環相扣
 
并非想象的低端焚燒 
 
從廣州市區驅車大約40分鐘,就可到達位于佛山市南海區獅山大學城附近的南海垃圾焚燒發電廠。遠遠望去,蓊郁的森林背后隱約可以看見兩個藍白相間的煙囪,除了高速路上呼嘯來去的汽車,四周顯得空曠又安靜。      
 
進入廠區,主體建筑與煙囪保持一致的藍白色調,頗像一個展覽館。“看起來根本不像垃圾處理廠吧?”南海綠電再-生能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常光笑著說。
 
焚燒廠的垃圾坑操作間內,幾乎聞不到難聞或異樣的味道。這是因為垃圾坑采取了完-全密封的保護,且內部維持負壓。放眼望去,只見巨大的機器抓手正在焚燒爐入口上方松開,被抓取的垃圾即被扔進了爐膛,開始了多環節的焚燒處理之路。經過多重處理,ZUI后重見天日的,只有原體積十分之一左右的螯合水泥塊和凈化后的氣體。 
 
常光說,人們印象中談之色變的垃圾焚燒,其實一般是在垃圾填埋場或荒郊無組織的焚燒行為。“無組織露天焚燒的溫度相對較低,生成物二噁英通常無法分解。再者廢氣廢水等也因直接排放造成污染”,“設計科學、操作規范的垃圾焚燒就不會有這些問題”。
 
南海垃圾焚燒發電廠有完整清晰的處理程序:垃圾送到中轉站—壓縮后用標準的箱體密閉送到焚燒廠—在垃圾坑里充分發酵—轉至爐膛充分燃燒—二噁英經過處理被控制在安-全標準以下—飛灰經處理被螯合成水泥塊—污水廢氣被凈化處理。整個過程環環相扣、關系清晰,形成了一個閉合鏈條。      
 
 
隨后到訪的廣州市DI一資源熱力電廠二分廠也得到了相同的印證。據介紹,這里使用了國-際先進的丹麥偉倫的垃圾焚燒技術和丹麥尼魯的煙氣凈化處理技術,它排放氣體的各項重要指標按照歐盟國-家排放標準,生活污水和生產廢水也經過處理重復使用實現了污水零排放。      
 
在這里,焚燒產生熱能通過熱交換也可以用來發電。據統計,熱電二分廠每天焚燒垃圾約2000噸,可以發電約80萬度,能夠約6萬戶家庭使用。也就是說廣州市平均每一百戶家庭里就有2戶可以使用垃圾發電。      
 
分解二噁英  
 
“3T”是有毒化合物的克星      
 
垃圾焚燒ZUI受關注的,當屬二噁英的處理。這類有機化合物毒性巨大,性質穩定,容易在生物體內積累。但通過科學的垃圾焚燒,二噁英是可以完-全分解的。
 
常光介紹,“3T”就是二噁英的克星,即溫度(temperature)、時間(time)、混合充分均勻(turbulence)。具體說來,在核心部分焚燒爐,要保證爐內ZUI低溫度在850℃以上;煙氣在此溫度以上爐內的停留時間必-須大于2秒;混合要充分均勻保證讓垃圾充分燃燒—這就是“3T”達標。      
 
從南海焚燒廠總控室的實時監控可以看到,鋸齒形平面的焚燒爐排旁邊,有兩個以綠色圓點為標志的輔助燃燒器,萬一爐溫達不到規定溫度,則開啟輔助燃燒器加溫燃燒。據介紹,通常焚燒爐上部的爐溫都能達到950℃左右,而底部燃燒區則能高于1000℃,超標準高溫保證燃燒溫度。另外,垃圾在焚燒爐內至少停留40分鐘,并在過程中不斷攪動并吹入空氣保證燃燒充分。      
 
雖然,不久前新實施的《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標準》大大提高了二噁英排放的國-家標準,但據廣東省城市垃圾處理行業協會秘書長邱劍濤介紹,其實此前多數垃圾焚燒廠已經按照更為嚴格的歐盟2000標準來設計并運行了,即原始排放濃度小于0.1納克/立方米。南海垃圾焚燒廠也不例外,據常光介紹,二噁英實際檢測到的結果是0.01-0.02納克/立方米,即歐盟標準的一到兩成。      
 
其實,不光是二噁英,科學的垃圾焚燒還要對產生的廢渣、廢氣和廢水等進行安-全處理。據了解,焚燒1噸垃圾一般會產生50千克含重金屬的飛灰,這類飛灰同樣需要作為危險物處理。需要先通過活性炭吸附,再把被除塵器除下的飛灰加螯合劑和水泥螯合成固體水泥塊,經過檢測合格后送到專門填埋中心以完成這類廢渣的環保處理。      
 
常光提醒說,還有一套完整的程序專門對付焚燒產生的廢氣。針對包括氯化氫、二氧化硫、一氧化氮和二氧化氮等酸性氣體,首先用堿性的石灰水滴與煙氣均勻接觸,與酸性氣體充分中和,實現氣體脫酸。隨后噴入活性炭以吸附煙氣中含有的重金屬,再用布袋除塵器過濾煙氣里含有的灰粉,“就像一塊致密的布,把臟東西隔開”。     
 
常光強調,“別以為這就好了,除塵器后面還有一道關卡,有一個在線監測設備進行實時監督,以監測煙氣達標處理后才排放。      
 
對于污水,當然也不會掉以輕心。據了解,廢水經過生物處理后,會經過超濾膜、納濾膜、反滲透膜等一系列的凈化設備,常光介紹,由于處理后的廢水達到回用標準供廠內回用,垃圾焚燒產生的污水是零排放。      
 
高水平運轉垃圾處理項目      
 
保證安-全衛生無-污染      
 
也許還有人質疑:即使通過以上程序保證垃圾在焚燒過程中無泄漏無-污染,但這些垃圾在被送進焚燒廠之前,又如何保證無-污染?面對這樣的疑問,工作人員把我們領進了垃圾收集及轉-運中控室。      
 
通過監控可以看到,垃圾送到中轉站后,壓縮放進統一外觀的運送車中集中運往焚燒廠,標準箱體干凈而嚴密。據介紹,這能有效保證在運輸過程中垃圾無拋灑、污水泄漏和臭氣散發。      據了解,在生活垃圾焚燒處理中,焚燒是核心終端環節,但絕不是科學垃圾處理唯-一重要的環節。在被運進焚燒爐之前,垃圾的環保處理還有大學問。如果在源頭上以及垃圾壓縮轉-運環節上的工作不到位,也會造成污染并積攢大量問題。     
 
作為專門處理生活垃圾的焚燒廠,該廠在外圍有10個現代化垃圾中轉站進行配套。可以看到,它們除規模大小不同外,全部采用統一的建筑標準和形象。整個過程通過采用先進的調度管理系統,實現視頻實時監控、GPS車輛跟蹤定位以及生產調度三大功能,關于實時垃圾進廠量、班組和設備的運行情況都能一目了然。      
 
實際上,正如垃圾收集及轉-運中控室所看到的,垃圾焚燒處理的整個過程都始終在嚴密的監控下,以保證安-全、衛生、無-污染。      
 
走進總控室,一張巨大的電子系統圖呈現眼前,顯示著垃圾焚燒的實時情況和數據。溫度、濃度、水位,爐排、風機、過濾器……滿眼的數據監測實時跳動,不僅能DI一時間發現設備異常,處理不達標也能迅速反應。而且環節鏈條清晰,彼此相聯又獨立。常光表示,幾乎無處不在的監測沒有讓他們覺得別扭,反而是安心的保證。      
 
此外,垃圾焚燒的監管還引入了DI三方機構。據介紹,南海垃圾焚燒廠引入監管DI三方24小時駐守,跟焚燒廠一樣三班倒。不論是焚燒中控室還是收集和轉-運中控室,甚至包括0.5秒采樣更新一次的全程數據監控在內,所有的電子數據和監控視頻都會同時傳輸到DI三方。
 
垃圾焚燒項目要透明      
 
對民眾不能藏著掖著      
 
垃圾焚燒雖是大勢所趨,經過科學可靠的焚燒處理,也能實現減量化、無害化和資源化。      
 
但目前,垃圾焚燒也常常遭遇不理解和抵觸。對此南海綠電總經理助理王愷分享了幾點經驗。“越是民眾不理解,越不能藏著掖著。原先周邊公眾對垃圾焚燒廠常有質疑和反對,南海垃圾焚燒廠為此主動邀請公眾進廠參觀。”      
 
王愷說,“公眾拿著我們派發的證件,能夠直接進入廠區內部參觀,什么時候進來、去哪里我們都不能阻攔。現在加上工業旅游、同行與政府部門的參觀,平均一周要對外接待兩到三次。”他表示,正是因為開放心態和深入溝通,現在投訴少多了。      
 
南海垃圾焚燒廠在世界環境日還主辦過一些特別的騎行活動。通過路線制定,把焚燒廠到周邊各個中轉站、污水處理廠等環保項目串聯起來。“讓公眾親身走進生產環境了解我們,實地體驗生活垃圾和固體廢棄物是怎樣安-全無害化處置的。”王愷說。      
 
廣東省垃圾處理行業協會秘書長邱劍濤也表示,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要做的還很多,還必-須從源頭實現對垃圾的減量,實現更有效的垃圾分類。      
 
他說,要想垃圾分類落到實處,居民積極性必-須得調動起來,這就要求政府算一筆賬。“假設一戶居民一個月的垃圾有10桶,從收集、清運到處理一共要花500元(僅指顯性成本,不包含污染、占用土地等隱性成本)。如果居民通過垃圾減量、循環利用、分類等方式使得一個月的垃圾量減少到6桶,那么政府可以對節省的這部分給予居民一些回報。”     
 
邱劍濤建議,“前端的減量化減低了運輸、物流等處理環節的成本,這筆錢是否能夠反哺給居民?這是很現實也是很關鍵的一點,有激勵措施市民們很愿意做得更-好。”他表示,建立環境補償機制也是有效的方法之一。      
 
而從,機制體制上,邱劍濤建議政府應該進一步引進市場機制,把更多的事情交給企業和市場來做,政府應當重視的監管職能和對環境補償做好規制工作。“現在垃圾收集和清運很多是街道各自在做,沒有統一管理;而且很多情況是按收到和處理垃圾的數量來給錢,很多垃圾焚燒廠也是這樣,自然沒有減量的動力。”他說,現在我國很多垃圾焚燒廠的技術很先進,實現了科學安-全的焚燒,但如果能引入更多的企業來做,會使得垃圾焚燒推進的進程更高-效一些。  
 
(來源:南方日報)
 
益民水處理專業承接承建垃圾焚燒廠鍋爐化學水處理設備,我公司生產的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鍋爐爐水處理設備系統。采用世界上ZUI先進的反滲透膜元件,一是傳統型的反滲透+混床除鹽裝置,二是改良型的反滲透+EDI連續電除鹽裝置,DI二種采用反滲透作預處理再配上電去離子(EDI)裝置,這是目前制取超純水ZUI經濟,ZUI環保的超純水制備工藝,能生產符合國-家或行業鍋爐給水標準(GB1576-79、DL/T561-95)除鹽超純水。不需要用酸堿進行再-生便可連續制取超純水,對環境沒什么破壞性。其缺點在于初投資相對以上兩種方式過于昂貴.我公司將始終立足于科技的ZUI前端,以當地水質為實情,為客戶提供不斷創新的產品和服務。益民公司根據客戶的需求而設計ZUI為合適客戶實際情況的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鍋爐爐水處理設備系統處理方案,加上超值的全-方位技術服務以滿足客戶不同的、特殊的需求,從而有效的協助客戶解決問題,ZUI大限度的幫助客戶降低成本。  工程案例:株洲垃圾焚燒廠鍋爐化學水處理設備系統及水處理凈化系統,歡迎考察參觀!
 

棒球大联盟漫画